您的位置: 花繁落烬 > 女性

是时候终结了!那些非黑即白的育儿观!

2019-07-29来源:花繁落烬

团刚满四岁,但按照澳洲的学制,明年一月份她就算小学生了。


我那个几乎无所不能的“学界一哥”导师很热心地来给我出主意,帮忙择校,还告诫我“择校这种大事,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让孩子自己做主”。为了增加说服力,他还痛心疾首地跟我说了他女儿当年择校的故事。


他女儿很喜欢高中的化学老师,因此大学想年科学,这个理由在他看来很荒唐,而且他觉得女儿的性格和能力不能胜任一个科学家,但她细致、对数学敏感,应该会是个很好的会计。女儿一听,会计?无聊!就不想去。后来经过妥协,女儿读了双专业。一年以后,女儿科学读不下去了,自己来跟爸爸道歉,说当初不应该任性。不幸中的大幸是,她还有机会选择放弃科学学位,专攻会计,但毕竟白白浪费了一年。


听完,我沉默了。


每个人都喜欢选择自己要走的路。但作为家长,明知道孩子的选择是错的,会吃很多苦头,究竟要不要阻止?


更有甚者,要不要代他们做出“正确”的选择?


今天,我们谈选择


-------


大家觉不觉得,这几十年以来,我们的育儿观从一个极端,在走向另一个极端。


我们的爷爷辈对我们的父辈,那是真正的放养。天高海阔,任凭翱翔。那时的孩子多,还有各种各样的政策,走向农村,走向部队……孩子的自我意志尚且要放在国家意志之后,父母对孩子就更谈不上什么话语权。


当我们的父辈自己成了父母,则走了另一个极端。穷凶极恶地要将他们的意志贯彻到我们身上:他们当初没机会学的钢琴,要我们来学;他们当初没机会考的大学,要我们来考;他们当初没机会学的一切才艺、走的一切正道,都要我们补上。我们还剩下什么选择的权利吗?我们可以选择乖乖去弹琴,或者不弹琴挨打。


现在轮到我们当父母了,我们走的又是什么道?



直升机父母(helicopter parents)


---------



我们中的某一些先驱,已经沿着父辈的足迹,头也不回地朝“独裁”的方向狂奔了。


前一阵在某个育儿大佬群,有一个妈妈发表了一些让我惊异万分的言论。


这位妈妈的老公是天主教徒,她作为非教徒,允许了孩子出生就受洗称为教徒,因为她们全家都认为,信教的孩子坏不到哪里去,而且领洗可以加分上学。


我身边有好些朋友信仰各异,她们的确人都不错,但我仍然提出异议,因为我不能接受给新生儿受洗。孩子一出生就失去了宗教信仰的自由,简直太可怜了。


那位妈妈表示,没关系,他们长大可以读名校,这个自由他们领洗后还是会保有。


然后我就再没接过这个妈妈任何话,因为我无比想把她踢出这个育儿大佬群。


她是个极为典型的直升机父母。可怕到连孩子的世界观都要为他们制定好。


何为直升机父母?

直升机父母会为孩子做大多数,甚至所有的决定。他们像直升机一样时时盘旋在孩子的头顶,嘘寒问暖、监视操控。他们会为孩子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妥当,而孩子所要做的,就是一步步按照父母的计划,快速到达人生巅峰。


直升机父母的孩子经年累月被强加想法,通常很随遇而安,因为反正也抵挡不了爸爸妈妈的攻势,索性就放弃抵抗。但他们通常也没什么自己的想法,抗压和抗打击能力很弱,经不起什么风雨。


这样的孩子,高考失利就能摧伏拉朽地打到一批。


有极少数的直升机父母的孩子会极为激烈地抗争,到最后要么孩子头破血流,和父母老死不相往来的,要么父母被逼得走投无路只能低头,撂担子,亲子关系一落千丈。



为了顺利结婚,我差点沦为直升机父母


--------




团爹也是天主教徒,而我没有宗教信仰。为了结婚,我们要经过九九八十一难(听课、听课、听课,神父约谈,无止尽的约谈),走教堂之前我还要签协议,同意以后会以天主教的方式抚养我们的孩子。


签协议之前,我跟团爹说,我可以跟你去听课,去跟神父谈心,我也可以为了你读圣经,甚至签协议。但是,我的孩子,出生以后绝对不能够受洗。孩子是一张白纸,而宗教于一个人而言构建了最基本的世界观,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我孩子一出生就被赋予了世界观。


你可以在她出生以后,不遗余力地说服她,给她传教,可以带她去教堂弹琴唱歌听圣经讲解,她成年以后如果决定信,我会为她高兴。但你不能在她一出生就告诉她,这个世界是有主宰的,他有偏好、有喜怒哀乐,而你,不过是红海中浮尘一粒。


我这么说,团爹很不高兴。


我问他,如果你现在突然发现,你爸妈一出生就给你受洗成为了末日圣徒教(阿汤哥那个教派)的教徒,你必须相信,终有一天外星人会来接你吗。你怎么想?


受洗是不可逆的。


团爹沉默不语,就在我以为我们又要为亚当和夏娃的事情打一架的时候,他同意我们的孩子不用受洗。



剪草机父母(lawnmower parents)


-------





剪草机父母,有时候又叫天花板父母,他们跟直升机父母有点像,但稍稍缓和一些。他们会听取孩子的意见,但与此同时,他们会尽力扫除孩子成长过程中的一切麻烦。


我可敬的导师就是典型的剪草机父母。剪草机父母通常都在各自领域小有成就,也有一定的人生阅历,看人眼光毒辣、见解独到,他们有可能确实比孩子更了解他们自己。但这样为孩子清除了所有障碍,难道不是代替他们成长?


但没有阴影哪能突显光明,没有走过弯路的人,哪知道自己脚下的是正道?


就好比导师的女儿,如果没有念那一年科学,而直接去学了会计,可能这一生都会觉得自己走错了路,并且怨恨父亲当初干预自己的决定。


所以,我们应该不管孩子吗?



地板父母


-------




这个称呼是国内特有的。


之前总有人鼓吹谦卑的“地板父母”。他们受限于自己的学识或生活经历而无法为孩子提供什么有价值的建议,但她们对此有充分的认识,所以不轻易为孩子作任何决定。但同时,她们温暖、包容,支持孩子的一切决定。


看到这里,也许你会说,这不是挺好的,孩子终于能够自己做选择了!


那我告诉你,孩子不见得就比较开心。


我爸妈就是典型的地板父母。


我爸年轻的时候是个摇滚青年,高中没毕业就跟一帮小兄弟摔吉他、好勇斗狠,扮失足。


我妈身体不好但是异常乐观开朗,人生最大的烦恼可能是麻将三缺一。


我呢,身体不好经常不去学校,但是异常自律,挂着盐水还看着书,所以成绩还不错。


于是我爸妈一方面心疼我体弱多病,不忍心过多管我,一方面确实学习也没啥可操心的,他们就养成了万事让我自己拿主意的习惯。


一直到我高考。


那时候每个人每一分钟都用在读书上,至于选专业、选学校,通常是由家长去走访和研究。民主一点的和孩子商量着选,独裁的就直接帮孩子选了。


而我爸妈纹丝不动,该唱歌还唱歌,该打麻将一场不缺。


要填志愿了,我希望爸妈能给我一些意见,但我妈说,你的人生你要自己过,所以你自己选吧,我们没意见。


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最后除了第一志愿,往后的都是照抄闺蜜的志愿表。


以至于分数下来,第一志愿没考上,我竟然忘了自己第二志愿填的什么专业。


后来,懵懵懂懂地学了四年管理,没有特别的喜欢也不排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读这个专业。


我一度有些憎恨父母。他们本可以努力为我获取一些信息和资讯,妈妈有朋友在大学工作,就算问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那怕他们打个电话我也感念于心,但他们没有为我作任何努力。


他们担心自己给错了意见而让我对他们有怨怼,于是他们选择在我的人生中当看客。


大学毕业后,出国的决定是我自己下的。我妈一直到现在还在抱怨我当初的这个决定,然而已经对我没有什么影响了,我早就习惯听自己的,又何必多言?


所以,地板父母同样不值得推崇。他们最严重的问题,就是意识不到自己应该在孩子需要帮助的时候,挺身而出。


孩子毕竟是孩子,他们会迷茫、会迷失,会需要引导和帮助。


如果事事都让孩子自己拿主意,父母甩手不管,那么要父母何用?



父母到底是什么角色?


------




我常常会思考,自己于团而言,究竟应该是怎样的一个角色?我到底能为她做些什么?


我是一个老母亲,也是一个老师。


老师的任务是引导学生对这个科目产生一定的兴趣,让他们有继续探索下去的欲望,在她们需要帮助的时候为他们提供一种思路。其实父母也是一样。


家长的角色应该是参谋和宰相。在孩子的一生中也许很难遇到像爸爸妈妈一样全心全意为她考虑的人,但总有些出于好心和善意,而站在他们的角度,给出意见的“贵人”。反之,孩子终其一生都不可能遇到能为她做决定的人,因为没有任何人能背负另一个人的人生。因此,自己作决定其实是每个孩子都应当学会的事。

最好的父母,是在面临选择的时候,尽自己的全力为孩子搜集信息、分析利弊、权衡得失,为他们拓宽他们可以选择的道路。但当孩子作好了选择,哪怕在父母看来是错的,会吃尽苦头,也应当放手,尊重孩子的选择。就好比最近挺流行的一个帖子,妈妈用尽了毕生精力,把儿子送进了美国的藤校,指望着儿子将来能有更好的生活,儿子却一心一意去支援非洲,将自己置于险境对抗那些致命的流行病,因为他想要更好的世界。可敬的妈妈忍下锥心之痛,决定尊重儿子的决定。


每个学期最后一堂课要结束的时候,我都会问学生:”有没有人经过本学期的学习,立志于要从事税法相关的工作?“有时候有人举手,大多数时候都没有。即便没有人举手,我也会高兴,因为我一个学期的努力,带给学生一种职业的可能和思考。


这是我作为老师的骄傲,也将会是我作为母亲的骄傲。


本文由花繁落烬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