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花繁落烬 > 女性

灵异|赶车人的艳遇

2019-09-17来源:花繁落烬

文:紫藤萝

1


的一声,车把式林生跷着腿坐在车头,嘴上着烟斗,手里拿着鞭子,手腕一抖,鞭儿轻扬,在空中发出一串脆响,惊起了路边树上停歇的一群鸟儿。

 

林生打了个呼哨,在马儿的嘚嘚嘚声中,哼着小曲往家赶。

 

这次出门半个月,虽然辛苦点,赚得不少,倒也值得。

 

只是林生才不过三十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半个月没近女色,实在想念家里那娘儿们了。

 

林生长得魁梧强壮,却偏偏又貌似潘安,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美男子,走在大街上,常常让大姑娘小媳妇侧目,那回头率,堪比当今的大明星。

 

光是长得好的也罢了,偏偏他还生得一张巧嘴,加上走南闯北的经历,往茶馆里一坐,随便拿出一桩来,也能说得听客们咋舌,成功地成为焦点中心。

 

能说会道阅历丰富的林生,常常会跟女人打情骂俏。也有生得轻浮的女子投怀送抱,所以他的旅途常常是不寂寞的。

 

可是偏偏这一回,去的都是荒凉之地,别说女人,母狗都没见一只。

 

旅途寂寞,林生不由得想念那些艳遇。

 

 

2


记得有一年冬天,林生帮一个老板去大山里拉碳。从山里出来才走到一个小镇上,大雪纷纷扬扬地下起来,似柳絮,如棉花,天地之间刹那白茫茫的一片。

 

路是赶不成了,林生只好找了一家旅店落脚。

 

旅店的老板娘是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用现在的话说,很有《新龙门客栈》里佟掌柜的风韵。

 

风雪中,老板娘红妆素裹,就这样俏生生的立在那里,第一眼,就让林生迈不动步了。

 

雪一直在下着,一时半会像是停不了。林生被困在小旅馆,心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干脆借此机会,撩撩老板娘。

 

大雪封境,来自五湖四海的旅客万般无奈地挤在这个小旅馆里,闹哄哄地谈天说地,打发这无聊时光。

 

林生自然不甘寂寞,加入了这吹牛节目。

 

只听他像说书人一样,在大堂跟众人说他的神奇经历。

 

那一年哪,也是这般鹅毛大雪,我也被大雪困住。只是我没有今天这么幸运,可以和兄弟们在这谈天说地。

 

我呀,是被困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山谷。天寒地冻的,我的食物和水都吃光了。

 

人疲马乏,又冷又饿,坐在马车上,我的手脚渐渐冻麻了,我知道我应该下来活动活动筋骨,可是我一点力气都没有,只想睡觉。

 

当时我想,我肯定要被冻死在这荒郊野外了。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有一个温热的身体钻进我怀里,你们猜那是什么?

 

是你做了个梦。

 

肯定是个女鬼。

 

你小子是想老婆了吧?哈哈哈!

 

旅客们正听得起劲,不料林生突然卖了个关子,大家兴高采烈的猜测,七嘴八舌地打趣。

 

穿着大红棉袄的老板娘如一团火,挤在黑蓝服饰的汉子们中间,亮晶晶的眼睛如夜幕中那颗闪亮的星星,盯着林生好奇地问:到底是什么呀?

 


3


林生叼着烟袋站在众人中间,高大的身躯,俊朗的容颜,犹如鹤立鸡群。

 

他吧哒吧哒吸了几口烟,微笑着环视了听客们一眼,最后,与老板娘期盼的眼神四目相接,电光火石般,林生清楚地看到,老板娘眼神中闪烁的火光。

 

我告诉你们吧,等我暖过来的时候,发现那是一只火狐狸!

 

那只狐狸呀,长得特别漂亮,火红的皮毛像天上的晚霞,眼睛像宝石般发着光。如果不是她救了我,只怕我早就没命了。

 

所以啊,我今天就是来报恩的,报当年的救命之恩。

 

林生痞痞地笑着,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缓缓走到老板娘跟前,故意深深一辑,坏笑着说:老板娘,你就是救我的那只灵狐,小生无以为报,以身相许可好?

 

旅客们听得哈哈大笑,谁也没想到林生会来这么一手,一时间吹口哨的,叫好的,鼓掌的,整个大堂都沸腾起来。

 

老板娘窘得脸红得像个苹果,更加娇俏迷人了。林生对她眨巴着眼睛,老板娘嗔骂了句讨厌!一跺脚扭身跑了。

 

跑到门口拐弯处,老板娘略一顿,回头对林生意味深长地展颜一笑。

 

当天晚上,老板娘偷偷地推开林生虚掩的房门,如那只火狐狸一般,钻进了林生的被窝。

 

如干柴遇到烈火,欲仙欲死中,林生忘记自己早已娶妻生子,在她耳边呢喃:我一定会来娶你为妻,等我,等我!

 

一个星期后,雪过天晴。纵是老板娘万般不舍,林生也还得踏上归程。

 

临走前的那个晚上,两人极尽缠绵之后,老板娘偎依在林生胸前,柔声呢喃:你,真的会回来吗?真的,不会负我?

 

当然啦。林生发着毒誓:我若是负了你,不得好死!只不过那个死字,被老板娘的烈焰红唇堵在了喉咙。

 

想到这里,林生忍不住笑了,嘟囔了一句:真是个痴情的傻丫头!明明是逢场做戏,还当是生死契阔呢。

 

这外面的莺莺燕燕多了去了,要是每个都得娶回来,那我就是皇帝,拥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了,哈哈哈!

 

林生不知道的是,老板娘怀了孕,在流言蜚语中苦苦等待,把自己等成了望夫石也没有他的消息。

 

老板娘怨恨交织,郁郁寡欢,最后带着肚里的孩子投塘自尽。

 

 

4



马车晃晃悠悠的走着,天快黑了,离家也越来越近了。林生的心雀跃着,想到家中等待的老婆,有了隐隐的渴望。

 

天越来越暗,月亮升起来了。朦朦的月色下,树影婆娑,小道灰白。

 

走到村前的土地庙前,突然一阵凉飕飕的风来,林生感觉身体发冷,蓦然发现,庙前空旷处的石墩上好象坐着一个女人。

 

走到跟前,林生才看清,是一个美艳少妇抱着孩子在喂奶呢。

 

只见这少妇目如星光璀璨,脸如新月光洁,林生突然觉得,这脸蛋,这身段,怎么跟那旅馆老板娘那么像呢?可这怎么可能呢?

 

少妇前胸坦露着,右手抱着正在贪婪吮吸的孩子,左手托着左乳,月色下,两个硕大浑圆的胸器散透着诱人的光芒。

 

如此的人间尤物,却散发着一股阴冷的味道。

 

林生似乎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奶香,他色胆包天,忍不住下了车,大步朝少妇走去。

 

少妇看到林生走过来,对他展颜一笑,笑得林生骨头都酥了,总觉得这笑容有老板娘的神韵。

 

小娘子,你一个人在这荒凉之地,不寂寞吗?林生一边说,一边淫笑着拿马鞭往少妇雪白的胸器上撩去。

 

眼看鞭梢就要挨上皮肤了,少妇突然往旁边一闪,马鞭打空。

 

林生紧随其后,手腕一抖,甩出第二鞭,浪笑着说:小娘子别跑啊,陪哥哥玩玩。

 

少妇侧身躲过,脸上现出愠怒的神情。

 

她把孩子往地上一放,转身默不作声地盯着林生。

 

心猿意马的林生拿着鞭子左打右指,故意逗弄少妇。少妇左躲右闪,每次都能恰到好处地避开。

 

这更加勾起了林生的欲望,他的身体开始有了反应,心想要是能在这美妙的夜晚,拥有这个美人儿,多好啊!

 

林生心里想着,脚步不停,手上的鞭子也挥得更快了,嘴上也不停歇:小娘子,你就从了哥哥吧,哈哈哈!

 

少妇避来让去,见林生得寸进尺并不收手,更加恼怒,突然伸手抓住鞭梢,轻轻一带。

 

林生只觉得阴风顿起,飞沙走石,眼前一晃,重心不稳,一头朝向扑去,脑门撞到地上包裹着的孩子,登时眼冒金星鼓起个大包。

 

林生揉着头上的包慢慢爬起来,伸手一摸,哪是什么孩子,只是一块冰凉的石头,寒气刺骨。

 

林生四下望去,只有树影婆娑,月凉如水,自己形单影只地呆在旷野。


 

5


林生揉了揉眼睛,不禁哑然失笑:这大半夜的,谁家的女人会一个人在野外奶孩子呀?自己真是想女人想疯了。

 

坐上马车回到家,林生老婆急忙端茶倒水,热情伺候。林生却只觉特别疲惫,倒床便睡一夜无话。

 

睡梦中,那个少妇的影子总是在眼前出现,忽远忽近,忽明忽暗,与旅馆老板娘的身形重叠,扰乱了林生的心神。

 

第二天,竟莫名其妙地发起烧来,迷迷糊糊的一会儿笑一会儿喊,林生老婆赶紧请医生来看。医生说是劳累过度加上染了风寒,吃几付药就无碍了。

 

药吃了,林生的病却更加重了,时而清醒时而糊涂,人也迅速消瘦下去,牛高马大的壮汉,几天光景瘦成了纸片人,眼窝深陷颧骨高耸,形销骨立,活脱脱的皮包骨。

 

这样一病病了大半个月,林生在床上几乎没下过地。

 

一天午后,突然大声嚷嚷着要出去看看,家里人拦都拦不住,只好由着他。

 

林生在家附近东游西荡,看上去精神不错。林生老婆内急,叮嘱他别走太久累着了,就急急回家去了。

 

林生老婆再回头来找,却不见林生踪影。叫来邻居朋友四处找寻,终于在一个几近干涸的池塘里找到林生。

 

林生匍匐在池塘,半边脸在水中半边脸在水外,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已经淹死了。

 

那池塘的上方,正是那个土地庙。

 

世界上的事,你种了什么因,就会有什么果 ,生而为人,就该存有敬畏之心和羞耻之心。

 

正所谓风流债风流还,人在做,天在看,善恶到头终有报,举头三尺有神明。


END

上期精彩:法师:屠夫之死



法师1:“借灵蛇之魂保住胎儿”

法师2 :“惩治非礼良家妇女恶霸”

法师3:“枉死女人上了身报复家暴男”

法师4:狗魂惩罚恶汉,树神助法师超度

法师5:“这段公路有蹊跷,事故不断”

法师6:“中邪夫妻成仇人,仙水一喝邪气去”

法师7:"被厉鬼逼疯的女人"

法师:屠夫之死


赶紧关注我们吧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公众号

猛戳左边二维码

了解更多哦


本文由花繁落烬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