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花繁落烬 > 钓鱼

煤炭工业 那一年那些年之2016

2019-10-04来源:花繁落烬

喜欢我们就点击煤机网关注吧~

煤机网

你有142位好友已关注

长按关注




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

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

自其不变者而观之,

则物与我皆无尽也。





1


从2012年之后,能源产业已经低迷了四年多,全国的港口堆满了铁矿石。2016年,在区域经济层面,情况最糟糕的应该是东北地区,在全省市的排名榜上,东北三省和山西包揽最后四席。

 

 港口堆积矿石


2015年8月3日,中国一重董事长吴生富自杀身亡,这家企业始建于1954年,是中央管理的涉及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53户国有重要骨干企业之一。当年度,中国一重亏损17.5亿元。

 

 前中国一重董事长吴生富


一位熟识吴生福的人士说:“在他去世前不久我们还聊过,他对于中国一重在他的带领下陷入现在的困境感到十分焦虑,而且他还说未来看不到前景。”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2016年煤炭行业迎来转机。

 

2016年2月1日,国务院印发了《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开启了我国煤炭工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序幕。

 

意见提出,从2016年开始,用3年至5年时间,煤炭行业再退出产能5亿吨左右、减量重组5亿吨左右,较大幅度压缩煤炭产能,适度减少煤矿数量,实现煤炭行业过剩产能得到有效化解、市场供需基本平衡、产业结构得到优化、转型升级取得实质性进展。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经推行,就取得显著成效。2016年煤炭行业提前超额完成了2.5亿吨的去产能目标任务,退出产能3.1亿吨左右。

 

 一名矿工在煤矿区劳作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催生了许多制度与机制方面的创新。2016年7月,《关于实施减量置换严控煤炭新增产能有关事项的通知》印发,要求通过充分利用煤矿产能置换政策,推动煤炭行业转型升级。


 2016年煤价走势

 

国家发改委召集大型煤炭企业制定并实施了稳定煤炭供应、抑制煤价过快上涨的三级响应机制方案,推动煤炭供需双方签订中长期合同,形成“基准价+浮动价”的新定价机制。

 

2016年,最重要的一个关键词就是“变”,不仅行业在变,生活方式在变,人们的思想观念也在变!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从微观到中观到宏观,牵一发动全身。

 


2


尽管能源行业遭遇低迷期,房地产行业却变得异常活跃。

 

2016年7月初,一家中介机构算了一笔账,经历最近几年的地价和房价暴涨之后,中国前二十大城市的房屋总值之和,居然已经超过了美国国土面积上所有房屋的总值。其中,北京的房屋总值是纽约的五倍,西城区金融街的写字楼租金也早已超过了著名的曼哈顿。

 

 北京一城区


另外两个赶超数据,是世界500强的总部数。

 

在《财富》公布的2016年度世界500强榜单上,中国上榜企业共计110家,再次刷新纪录,总部位于北京的企业有58家,远远超过了纽约的25家。

 

 马云登上《财富》封面


摩天大楼和财富,也许能证明一些什么,但一定不能证明全部。

 

1994年,一部名为《北京人在纽约》的电视连续剧热播全中国,大提琴家王起明和妻子逃离北京,宁可从贫民窟的地下室重新开始他们的人生。在那里他们学习端盘子、开工厂、尔虞我诈和咀嚼金钱的甘苦,在故事的最后,扮演王起明的姜文用他的大舌头狠命吼道——

 

“你说清楚谁是失败者。我不是失败者,我是厌倦,我讨厌,我讨厌他妈的纽约,我讨厌他妈的美国,我讨厌这儿的一切。


 《北京人在纽约》剧照


其实,当王起明讨厌这一切的时候,他已经成为纽约的一部分。就如同在今天的北京,三环之内的居民,绝大多数是近二十年间冲进来的新北京人,他们讨厌北京的空气,讨厌北京的交通,讨厌这儿的一切,但他们,就是北京的一部分。

 

在这一点上,北京与纽约非常相似,它们所有的荣耀都与摩天大楼和金钱有关,而它们的忧伤,或许也就是权势和财富本身。




3


2016年,人们的家庭结构方式变了。

 

三年前,北京优先发布限购令,宣布本市户籍成年单身人士限购一套住房。在后来的几年里,很多北京人用假离婚的方式“绕开”这条政策——这也许是人类婚姻史上最奇葩的一幕。

 

 离婚登记处需要排队


特别是在2015年以后,随着房价的新一轮暴涨,各区民政局的门口更是人满为患。在2016年,北京市的离婚人数比2014年上涨73%,同时,复婚数比2014年上涨131%。

 

2016年1月开始,中国废止了严厉执行长达35年的计划生育,转而推行“全面二孩”政策。


 原计划生育宣传语

 

开始于1980年的计划生育,一度被视为“基本国策”。根据计算,如果多生一亿人口,就必须多生产八百亿斤粮食,这对于陷入短缺经济困境的中国而言,确乎是巨大的包袱。

 

然而,三十多年之后,情况发生了微妙而转折性的变化,这笔账则换了个算法。如果未来每年平均新增的儿童规模预计在250万左右,这将直接产生750亿的育儿费用,加上房屋、教育和基础设施等投资的拉动,每年总计可能增加3000亿元的消费力。


相当于中国GDP额外增长0.5%左右。

 

30年前,推行计划生育被称为“第一难”的工作,而如今,鼓励生育同样一点都不轻松。



4


2016年,人们的生活方式已经发生了明显改变。

 

南方周末在2016年的新年贺词中写到:


“互联网等新科技像一条巨大的鲶鱼,所涉之处,或静水流深,或暗流汹涌,而这个古老而伟大国家的大棋局,也正在深化改革,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复兴文明,波澜壮阔。”




 李克强提出“互联网+”


自2015年初,李克强总经理提出“互联网+”之后,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制造业者一直在争论,到底是“+互联网”还是“互联网+”。


在他们看来,这是一个主次和体用的关系,乃至关乎自尊。不过渐渐地,他们发现,这是一个无解且无趣的话题,关键还在于,新的模式到底能不能被创新出来。

 

这一年太多的生活方式不是已经被颠覆,就是正在被颠覆中,当然一个积极的说法叫“迭代”。频繁的迭代声中,一切行业随时都会变成传统行业。



 自称“产品经理”的雷军


跟不上时代是这个时代最致命的挑战,多少坚固如长城的东西已迅速销声匿迹。创业者们则纷纷穿上T恤牛仔,站上演讲台,一个个自称产品经理。

 

 地铁里的低头族


慢慢的,人们习惯了视线水平向下45度或更多,习惯了拇指上下左右5厘米距离的游走。这样两个再简单不过的姿势能够产生的联想,可能是一餐饭、一场电影、一张车票、一件电器,也可能是一间房、一部TAXI、一次远足……

 

对许多人而言,拇指在手机屏幕方寸间游走的距离,也许早已超过双脚走过的路程。



5


2016年,在科技世界里也出现了一只让人瞠目结舌的“黑天鹅”,它的名字叫阿尔法狗(AlphaGo)。3月,阿尔法狗毫无悬念地击败了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


 阿尔法与李在石的对弈


阿尔法狗与李世石的对弈,是人工智能进步的一次公众意义上的引爆,它以不动声色的方式挑战——甚至在某些人看来是“侮辱”了人类的智力。

 

“面对毫无感情的对手是非常难受的事情,这让我有种再也不想跟它比赛的感觉。”

 

 李在石落败后黯然落泪


李世石的这番话道出了人类面对一个自己创造出来的,却比自己更聪明的机器时的内心恐惧,他在第二局落败时黯然落泪的镜头,让所有目睹者惊心而忐忑不安。

 

当然,这些属于人类的柔软的情感波动,在科技进步面前都不堪一击。在几乎所有的商业观察家看来,大数据与人工智能将在不远的将来颠覆几乎所有的行业。


问题仅仅在于,你是颠覆者还是被颠覆者。

 

 李彦宏的演讲


2016年9月,李彦宏在一次演讲中认定“互联网的下一幕,就是人工智能”;


本文由花繁落烬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