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花繁落烬 > NBA

塔林汗论坛-精华帖子-19;青苹果爱情(云少布)

2019-09-21来源:花繁落烬

青苹果爱情(云少布)
发表于 2012-12-9

和平常没有什么区别,又是一个星期日的早晨。夏日的阳光与车笛的鸣嚣早早地把乌伊吵醒了。不知道今天该去干什么,他就拿起电话一边玩弄、一边考虑一下一天的日程。他觉得一切都无聊,忽然觉得也可以不出去,一个人享受一下无人的寂静。把电话都关了,煮一壶咖啡或泡一杯清茶,把窗帘也拉上,遮挡一下骄阳射进来的躁热,让自己的心情和思想在暗淡与清凉中慢慢地舒缓下来。。。。 

       

然而风欲静而心不止, 乌伊的脑海忽然闪现出一个滚圆的苹果来-----这是一只他曾经吃过的青苹果,一半红润,一半透着青绿,把口上还溢着刚被强行摘下后伤口愈合的凝汁!乌伊不喜欢吃酸的水果,可还是没有抑制住想尝试的冲动,用力恨恨地咬了几口,那滋味有酸、有甜、还泛着些许淡淡的苦涩。乌伊记得只吃了青涩的一半,另一半红苹果像一位被切开腹部的少女,凄惨地在桌上仰面躺着。。。。

       

他来了写作的冲动,另一个有着“青苹果”一样模样的女孩浮现他的脑海。。。。。


好像也是一个清晨,醉眼朦胧的他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房间里,另一张床上睡着一位美丽的姑娘!他的身上惊出一些冷汗,无声地躺在被卧里回想着昨天那个记忆模糊的晚上。。。。。

         

先和朋友喝了许多的酒,然后去了个什么地方,然后有人给他推来一位令人惊艳的姑娘,然后有人把他们送到一个房间,然后---他还要努力地想想。。。。

       

哦!想起来了-----他醒来后发现那个姑娘在给他擦衣服和床上呕吐的污物。他慢慢地看清了她的长相:一头乌黑而卷曲的长发下掩映着一张皙白、俊俏的脸,嘴巴小巧,一颗尖尖的小虎牙在红唇下时影时现,圆而细长的眼睛透着一种艳媚的光芒,眼角努力地向上弯着,一双标准的蒙古美女的眼睛!乌伊是蒙古人,对蒙古人的长相有着特别研究。

        

他以为是在做梦。她白皙且透着温暖的手指在用纸擦他嘴角的时候轻轻地触到了他的唇上,他闻到一股淡淡的草香。

        

他起来到盥洗室冲了澡,把身上所有的污物洗刷了个干干净净。当他重新躺在床上的时候发现她已经把身上的衣服脱得只剩下胸罩和一个黑色的小裤头了。她低着头,嘴角有些抽搐,无言地等待着。他惊讶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切来得这样突然,他好象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他也不敢看她了,赶紧打开电视假装不停地换着频道。

        

时针和空气仿佛都停止了走动。她把灯光调得很昏暗,然后平静地走到他的床边坐下。

      

 “我叫娜仁,昨天刚从科儿沁草原来。我姐姐在这里开了家洗头房,是她叫我来的。我家里太穷了,额吉有病,弟弟还在上学,阿爸一个人在家种地,今年天旱,别说庄稼,就连草都长不出来。。。”,她眼睛有些红,两汪晶莹的泪水像两盏夜灯,在寂静和黑暗里直射着他。

     

“那你就不能干些别的啊?为什么非得像她们那样做被人鄙视的行当!”,他的话好象在责骂。

     

“我去做什么啊?我小学还没有毕业,没有文化和技术,更没有任何见识和生活经验,除了当服务员,谁会要我?靠那种工作的报酬怎么可以满足我们家里的急需?也许,没等我挣够回家的路费,我额吉已经入土了!”,娜仁的眼光一下透出一股果敢而凶横的光。乌伊无言以对,的确娜仁的话代表了很多从草原来城市打工的年轻蒙古族的现实和心理状态。也许很多人不知道,在草原,无数个像娜仁一样的蒙古族青年,因为家境贫穷而没有机会完成学业,接受应有的教育。由于气候干旱与生态环境恶劣及经济发展滞后、社会保障制度的不完善等诸多因素造成了像娜仁他们这样的一大批蒙古族青年人为了生存而涌向城市寻找工作,而他们自身的条件有与城市用工单位的需求有着很大的差距,使得他们有的人出于无奈不得以而误入歧途,男孩子靠自己的蛮力去替人充当打手,女孩子只能靠出卖自己的青春和肉体来换取自己家人和自己的物质需求!这只能说是我们蒙古族21世纪最大的一种悲哀。。。。。

        

不知道他们沉默了多久,娜仁已经躺在我的旁边,她的手想伸进来,又有些羞涩。

       

“你是个新手吧?”,他一边逗她,一边把她的手拉了进来。

  “是我姐姐让我来的,说你的客户要求要个新来的姑娘,她就把我派来了。”,她往他身边靠了一点儿,接着就一动不动地像睡着一样了。

         

乌伊坐了起来,在另张床上找到她的衣服放到她跟前,“你可以回去了,我要一个人休息了。 ”。

        

娜仁从床上慢慢起来,抱着衣服到沙发上坐下,却没有半点要走的意思。

“哥哥,我告诉你个实话,我已经不能回去了,她们已经把家里门锁了。这么晚,我也不敢走。我出来在几个月内必须把额吉看病的钱挣够才能回去,你不和我做,我还得找别的男人来做,这是我的需求—对金钱的需求,你今天不做,我明天就得多做一个把今天的钱补回来。”,她说话的语气就像一个售货员在推销物品!

         

他相信她的话,的确,在像她这样一位美丽、动人的姑娘,每天一定有很多个肚里装满“污水”的男人在排队等待。

        

乌伊坚持的心一下子坍塌了下来,他起身过去把她拉在床上。“你今天就不要走了,你在这里休息,我去另开个房间,钱我照样付你。”。

        

看他真的要出去,娜仁一下就把他拉住:“哥哥,你就睡这里吧,我刚来,第一次遇到这么好的人,那怕你和我说说话我心里也很塌实的。”。她主动给我倒了杯开水,温柔地把他送进被子里,那种样子倒像个大我几岁的姐姐,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女性母性自然的流露吧。

       

他们说着话,乌伊了解了她老家的情况,她从乌伊这里知道了现代城市里人们生活的状况。深夜的黑色越来月浓重,他们却越来越清晰地看清了原来陌生的对方。要不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相识,乌伊一定以为娜仁是一个家境条件优越的在校姑娘,她生得那么俊美,气质又这样端庄,每个看到她的小伙一定会驻足回望,为她心仪、为她神往!他不禁为她的美丽而哀叹。。。。

        

不知道她是何时钻进他被子里的,朦胧中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一种清凉且散发着幽幽体香所唤醒。娜仁的身体上没有了任何束缚,滚圆的臂膀下呈现的是一个散发着夜光一样迷人的少女的裸体。她好象已经睡着了,他的血液一下子沸腾到了极点。我把她平躺在洁白的床单上,她一头弯曲的黑发像一滩黑色的瀑布倒映在洁白的床上,闭合的睫毛与弯曲的眉毛合成一个黑色的月圈,滚圆而坚挺的双乳像两座小山峰,平而光滑的小腹像一小块运动场,等待着矫健的运动员去奋力驰骋,最迷人的要数两腿之间的那洞长着茂密“黑森林”的湿地了!她双腿间那片茂密的“黑森林”沿着她那倒三角形的腹沟茁壮地生长着,像一条黑色护带把她那扇“小门”紧紧地围护起来,你要不动手绝对看不到它的门户。他的手脚开始不由自主地在她还沉睡的裸体上来回游动,乌伊的唇从她的额头开始,当他的唇停留在她胸口的时候,她也开始苏醒了。他感觉她的手也开始在他的身上摸索开了,她把乌伊的嘴放在她温润的小嘴上,舌头不停在我的嘴里蹿动,她的身体有些颤动,他的手触到她那片森林,他感觉那片森林也开始烫热,当他的手指轻柔地柔动她那两扇阴唇时,一股热流像岩浆似的突然从她的沟底喷涌而出。他没有想到她会如此激动,因此知道她确实“出道”没有几次。乌伊轻伏在她上面,只再外面触动一会儿就听她轻轻地呻吟了起来。

        

“你进来吧,我头一次这样动情的!”,她把嘴伏在耳边轻声呼唤着。

        

 他们像两条拼命战斗的蛇一样在一起缠绕、滚动了不知道有多久。她的洞像蛇刚咬住肉食那样一缩一缩地紧紧地吞食他、急促而汤热,他感觉坚强而伟大的他最终被她那“钢炉”无情地熔化了,最后只听到她低沉而沙哑的喉音在呢喃:“啊,,我要死了么?我是死了么?。。。。”,她就反复这样呢喃着在一阵抖动中沉睡了。。。。

        

乌伊记忆回到眼前这个还在沉睡中的美丽的姑娘身上,她就是模糊记忆中吃过的那个“青苹果”么?还是他的记忆本身就有些“青涩”?,,,

才过了一周,乌依感觉像度过了一年!好不容易熬到周末,原本以为可以在家里静静地休息一下子了,可刚坐下端起杯开始喝茶,脑海里一个倩影就浮现他的眼前。那是一张迷迷糊糊走进他的心海却又深深印在他脑海的面孔!一周来,乌依拼命工作,劳累自己的筋骨想要忘记那张脸,可越是努力忘记、那张脸越是清晰地走进他的记忆---油亮的像瀑布一样的黑发、嵌着两道重眉的俊眼、细嫩而白皙的肌肤、樱桃一样小巧、鲜红的嘴。。。。娜仁像个可以变幻的仙子一样忽隐忽现在他的周围,让乌依的思维不得半刻休闲,仿佛除了她,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已经不存在了!   乌依感到一阵惶恐:“难道我已经爱上她了”?!

  

“不---绝对不能”,也不可能那样,才一面之交,而且是那样慌突的一次,怎么可能产生那样的感情?乌依认真审视了自己的感觉,从心理和常理上否定自己这种可笑的想法。

  

可有一点让他不安,也引起他心理的意外躁动,他竟然有了要去找娜仁的的冲动!他很想知道娜仁现在的景况。

  

于是乌依很快就到了娜仁工作的那个发廊。门口坐着几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她们个个挤眉弄眼,向每个从门前经过的男人买弄着她们的风骚。乌依的目光找了许久也没有看到娜仁的影子。就在他失望地要离开的时候,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从里间传了出来:“呀,乌哥哥啊!怎么要走啊?也不进来看看我啊?”,接着乌依就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超短裙的女孩从一个包间里脚步轻盈地走了出来,那是一身让人一看就知道她职业的装扮!

   

是娜仁!乌依怎么也不感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恍惚地记得,上次娜仁穿着一件白色的、袖口绣着玫瑰花边的连衣裙。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把眼前这个近乎“妖艳”的女子和一周前“艳遇”的那个清纯、秀美的姑娘联系在一起。

  

他不知道该怎么和她继续说话,就木呐地说了声:“你好么?我来看看你。”

娜仁主动到他跟前拉了他的手:“嘿嘿,看你这个熊样,来这里有什么好看的?看就要付费的!这里只有钱和肉体,走吧,到我屋里让你看个够。”,说完就拉他去了附近她的家里。

  

她所谓的“家”,就是她租的房屋用来自己休息和接待朋友的。娜仁倒了杯茶放在他的面前,娇嗔地坐到乌依的腿上,把他的手放在她依稀可见的胸上:“你不是想看么?现在好好看吧!”。

  

乌依只想问问她近来的景况,没等他问到第三句,娜仁的脸色就沉了下来:“哥哥哎,我是来挣钱的,不是陪你聊天的!你会养我啊?问这问那的,你烦不烦哪?”,乌依看到一张凶横的脸,这张脸陌生而冷漠,是一张他从来没有见过的脸!

  

他心中七天来的所有担心、挂念、甚至有些连他自己都不能相信的微妙情感,在瞬间被娜仁那些冷酷的话语和那张陌生而冷漠的脸无情地击为干粉。

   

他起身把她甩在床上,脱口骂了句:“你已经成为一个和她们一样的婊子了!”,他拿起本来为她准备的礼物就要离开。

   

他以为她会哭了,可她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假正经,你以为你不干,我就挣不到钱了。告诉你,别人给我的钱更多。前几天一个老板包我三天就给我三千。你以为你是谁啊?别以为自己是救世主!”。

   

乌依将要迈出的脚步停了下来,不知道一种什么力量主宰了他的意志,他突然有了一种奇怪而疯狂的念头。也许他清楚地知道他再不会来这种地方来了,他和娜仁也永远不会再见面,他们的认识只是一个错误或荒唐的梦!

   

他走到刚坐起的娜仁旁边,粗鲁地把她的裙子一把拉了下去。她直挺挺地看着他,没有反抗也没有迎合,只是顺从地把上衣也脱了露出她依然美丽、迷人的身体。

   

他明显地感觉到她的乳房已经没有先前那样坚硬而富有弹性了,他亲吻她的时候她也很木然,他的手放在她最私秘的洞口揉动也只是有水却没有了先前的悸动!

   

乌依像饥饿了很久的饿汉忽然看到了一桌盛宴,因为害怕以后再也吃不到这么丰盛的饭菜,他必须慢吃还要吃的足够饱。他耐心地在娜仁身上有节律地动着,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的沸点轻易到来。虽然已经做了很久,可他明显感觉到她没有了先前的火热和激动,她只是被动地迎合着,他细微地感觉到她的“洞沿”已经没有了以前的紧缩感!分明,这一周来,已经有许多粗暴的男人光顾了她的“家门”。想到这里,乌依再也没有了早先的耐性,他把她翻转过来,推开她的门户从她的后面疯狂地冲击开来,只听得“砰、砰、。。。”的撞吉声和娜仁“啊-哈、啊、哈。。。”的呻吟声交相呼应,他像个打红了眼的战士,根本不管她是高兴还是求饶,一股气将近三十分钟的猛冲直到最后两人无力地瘫到在床上。。。

   

乌依看着旁边这个瘫软得像被子一样的曾经善良、美丽的女孩,心里却没有半点以前的可惜与怜爱,他的手本想抚她汗水淋漓的额,可他还是无力地落下了。他知道任何温存对这样一个已经把自己美丽肉体当本钱出卖的女子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了!他从包里拿出一些钱放下,快速穿好衣服头也没有回地走了。。。

  

走在细雨朦胧的雨夜,乌依的心像清冷的街头一样冷清。他深切地感悟到:原来,没有了情感和灵魂的欢愉,就像色彩艳丽的气球,终究会在高空迸裂而变得一无所有;再美丽的女孩,如果她的欲望为金钱所控制,她的美丽也会被金钱的铜臭玷污;而再美妙欲爱,如果掺杂了金钱,就会变得像发霉的食品一样索然无味!


葛尔丹策零手绘地图

草原生态与蒙古族的民间环境知识

《草原法》知识问答

受尽迫害的蒙古国人

首次公布的100年前蒙古老照片90张

生为蒙古-Dorj

我们蒙古人缺少一部传世经典 ( 桑加拉)

请你不要再赞美草原!(云少布)

成吉思汗箴言
画饼充饥之加分问题(海蓝汐)

我的土默特印象(云少布)

步行三万里 寻访长春真人西行之路 之《穿越蒙古国》[上]
步行三万里 寻访长春真人西行之路 之《穿越蒙古国》[下]

1911年蒙古国民族革命的高峰(老那)
明末,清初蒙古大事年纪(Tuulai)

长篇连载 (1) 堕落蒙古 (作者:艾穗)

长篇连载 (2) 堕落蒙古 (作者:艾穗)

长篇连载 (3) 堕落蒙古 (作者:艾穗)

长篇连载 (4) 堕落蒙古 (作者:艾穗)

长篇连载 (5) 堕落蒙古 (作者:艾穗)

蒙古精神-祖先的优秀思想传统:编写/科尔沁夫
丑陋的蒙古人-科尔沁夫
丑陋的蒙古人——读后有感

这是一个蒙古国的人写的文章

塔林汗(草原之友)-保护草原联合项目工作委员会 (简介)


本文由花繁落烬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